國安好好用:從社區助理殺到雙子星

【大家健康悅讀電子報】提供健康資訊、親子教育及有趣的兩性話題,讓你幸福養生,健康、樂活每一天!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9/06/28 第4515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蔡英文不在乎的事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國安好好用:從社區助理殺到雙子星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中國聯歐抗美不成 分流態勢明顯
民意論壇 薛承泰∕國民黨的初選不粗選
大法官還有公信力嗎?
敢向列強說「不」的外交家
高齡化社會的解方
兩岸和平 才是對港最大支持
社區的不定時炸彈
聯合筆記∕香港衰在經濟 港女勇在前方
冷戰到最後 不選邊也行
扣緊美中台的那個塞子
撇開多慮審查 「八佰」何妨「八路」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蔡英文不在乎的事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IMAGE_6481175_CENTER_0@–>蔡英文自詡很會改革,民進黨則號稱最愛鄉土。但立院昨天一度要強渡《工輔法》修正案,讓三萬多家農地違章工廠就地合法,距離戳破上述兩張牛皮僅一吋之遙。

政院的大赦版本原未設任何期限,違法工廠只要繳些回饋金即可就地合法;因民眾抗議不斷,最近才新增廿五年的落日條款。但在變動劇烈的社會,廿五年跟「永遠」有何差別?七十一歲的蘇貞昌,廿五年後在哪裡?他能為破壞一.四萬公頃良田的後果負責嗎?

對於自己在乎的事,蔡英文的改革行動非常迅猛。例如年金改革,一年就要見效,錯殺再多人也不手軟。再如能源轉型政策,二○二五就要非核家園,讓人民呼吸再多髒空氣也不怕,就算必須漲電價、甚或導致停電危機,也要勇往直前。

但對於自己不在乎的事,蔡政府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天拖過一天。全台有四萬違章工廠,當然不可能三兩年就全部拆除,至少可依汙染嚴重性分級拆除一些吧;但小英的三任閣揆,總共只拆了十七家。就連蔡英文自己承諾的「新增工廠即報即拆」,也做不到;僅彰化近兩年舉報的新違章工廠就有廿九件,迄今一家未拆,最近又新增了九家。

不管是廿年或廿五年落日,蔡英文大赦農地違章工廠的「功德」,絕對會比這個期限流傳得更久。別的不說,只要能變現為明年支持她的選票,就夠本了。至於大赦的惡名,就記在蘇揆帳上吧!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國安好好用:從社區助理殺到雙子星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IMAGE_6494526_CENTER_0@–>柯文哲前天上午才為雙子星開發案遲無下文發了脾氣,責問蔡總統:「難道還要去官邸拜訪你嗎?」當天下午,他就收到了熱騰騰的耳光作為答覆;經濟部投審會以事涉「國安」為由,駁回了這項開發案。這項裁決引起法界和前閣揆陳冲的批評,認為投審會的理由「充滿臆測之詞」,將衝擊外人來台投資意願。問題是,早已不在乎經濟的蔡政府,還會在乎外人投資嗎?

說穿了,投審會駁回「南海公司」投資雙子星案,目的有四:第一,殺雞儆猴,警告所有縣市首長要知道誰是「老大」,對蔡總統要有禮貌。第二,滅柯文哲威風,破壞他「西區軸線翻轉」的施政,讓大巨蛋和雙子星淪為其「負政績」。第三,斬柯文哲的大選之路,讓他赴陸參加雙城論壇時顏面無光,回來也沒有收穫可以炫耀。第四,向在野黨和民眾顯威,「國安」鍘刀無處不在,且銳利無比,無人能攖其鋒。

事實上,投審會若以雙子星的貨櫃屋堆疊式設計「太醜」,可能影響首都市容為由將其駁回,或能得到更多民眾認同。但投審會卻以南海公司與大陸的「淵源」,推斷它為「中資」而非「港資」,因「易受大陸政策影響」而予以否決。這些理由,何止充滿臆測,根本是推定為「虞犯」,預為有罪之判決。一個投資審議機構如此濫用「國安」藉口,簡直把台灣帶回「保密防諜」的戒嚴時代了。

對於投審會的阻撓,柯文哲則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戰術反擊。他說,南海公司先取得經濟部核發的證書,證明他們「不是中資公司」,因而取得投標資格。但經過半年,投審會卻變了腦袋,改認定南海公司是中資而不是港資,還加碼用「違反國安」為由駁回。柯文哲反咬說,這家公司也投資民進黨中常委經營的陽信銀行,就沒有國家安全疑慮嗎?

不可諱言,當總統大選殺到刀光劍影,民進黨連對付自己人都可以祭出可議的民調,對付外人還需要講什麼君子風度或民主法治嗎?光看「國家安全」這張「天網」好了,近幾個月來,蔡政府密密地編織:上從立法院修國安五法,阻絕藍營卸任政務官登陸,對退休將領祭出剝奪退休俸的重懲,把所謂「違法」、「叛國」擴及中國的黨、政、軍、團體舉辦的慶典和活動。如此作法,除了販售恐懼,更是方便自己羅織罪名,想辦誰就辦誰。

蔡英文辯稱,投審會否決雙子星案,是行政部門的自主判斷,不要怪到她頭上。殊不知,自從辣台妹撿到槍大發威風後,整個政府部門都已被洗腦改信「辣台妹教」;這種小事,還需要她親自指點嗎?事實上,蔡英文在元月變身辣台妹後,各部門無不風行草偃。三月底,內政部開始對赴陸擔任「社區助理」的民眾開罰,要求他們必須即刻離職。事實上,「社區助理」不過是社區管委會的幹部職務,台灣民眾離鄉背井到對岸做這等工作,無非是為了養家活口。誰料,在蔡政府的反中政策下,民眾竟連求個溫飽都「違法」,觸犯了民進黨擴張的《兩岸條例》。最近,農委會更急起直追,對接受福建漳浦以「農業特派員」名義招聘的台灣人發函約談。不過是個農技人員,政府如此大驚小怪,目的就在製造敵對意識及兩岸仇恨。但試問,這跟國安有何關係?

正在興頭上的辣台妹,對外開槍開砲,對內耍的就是「國安」大刀。不僅退將退官登陸要用峻罰阻擋,底層民眾擔任區區社區助理或農業特派員也要追捕,包括來台投資的外商也可以用曖昧不明的「國安」藉口擋在門外。蔡英文有了國安的「金鐘罩」護身,韓流再強大,柯文哲智商再高,恐都得一一臣服。那些對辣台妹崇拜得五體投地的人,也得小心:國安的天網有一天會撒在自己頭上。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中國聯歐抗美不成 分流態勢明顯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美中經貿對抗愈演愈烈,歐盟與中國大陸關係也出現變化。猶記得過去二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數次與德、法領袖高談共同對抗保護主義,維護自由貿易,頗有中歐聯手抗美的態勢。但事實上,受到美國態度的影響,歐盟對中國的態度出現重大調整,成為美中對抗之後世界格局發展的重要變數。

在上周歐洲聯盟執委會所發布的2018年貿易與投資壁壘報告(TIBR)中,中國首次取代了俄羅斯,成為目前歐商面對貿易及投資障礙最多的國家,共計有37項障礙;俄羅斯緊追在後,有34項障礙。

有趣的是,若與2017年相比,當時貿易及投資障礙最多的國家是俄羅斯,障礙項目為36項,第二名中國僅有25項。亦即是歐盟認定在過去一年中,俄羅斯減少了二項障礙,中國的障礙項目數量卻暴增了50%;再看看受到影響的金額,因為出口量體很大,歐盟估算,受到中國障礙影響的出口產品價值高達257億歐元。

此一結果,與中國大陸期待雙方合作推動經貿自由化的方向有很大的落差,也反映出歐盟恐怕不易將北京當成自由化的真正盟友。在TIBR報告中,歐盟雖然指出將繼續透過對話解決問題,但也強調若協商無效,將堅決尋求世界貿易組織(WTO)爭端解決機制的救濟。

WTO確實是中歐雙方的戰場。以引發美國啟動關稅戰的強制技術移轉為例,歐盟在去年6月時,同樣以中國大陸藉由合資及進出口管制以強迫技術移轉的作法為由,向WTO提出控訴,並已成案審理之中。

另一方面,歐盟迄今拒絕在反傾銷調查程序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導致中國在2016年向WTO起訴歐盟,卻在今年5月判決即將出爐前主動要求撤案。中方專家說,這是北京考量整體情勢下改變立場的舉動,但國際間則多認為是因為先前已傳出中國可能敗訴,為避免再次被判決內容羞辱、甚至引發他國跟進的連鎖反應,這是中國不得不走的一步。

這些攻防,反映出受到美國影響後歐盟對中國態度的轉變。今年3月法國總統馬克宏即公開表示,歐盟對中國長期抱持的天真想法必須改變,允許中資在歐盟境內取得如港口等基建是一種戰略錯誤。德國總理梅克爾也同樣表示,應更加重視中國「競爭者」的身分。

不僅是德法大國的個別立場變化,這些態度更具體反映在整體歐盟28國對中國政策的轉變。自2003年起,歐盟將其與中國大陸的關係,正式定義為「全面性戰略夥伴」(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關係。然而歐盟執委會在今年3月的歐中互動戰略報告中,改變了過去15年來的基本立場,指出對歐盟而言,中國現在有三個身分:全面性戰略夥伴、科技經濟領域的「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以及追求不同治理模式的「戰略對抗者」(Strategic rival)。

科技競爭者,意味著歐盟在科技經濟領域,將以確保競爭優勢、防範「偷吃步」來保持公平競爭環境為與中國互動的基礎;戰略對抗者,意味著歐盟在社會、法制、人權、隱私等公共治理議題上,將採取與「中國治理模式」對抗的立場,以爭取歐盟所相信的治理架構獲得支持。

歸納以上歐盟近期的改變,跟美國川普政府的立場與態度在大方向上如出一轍,差異之處只在具體落實的作法上;川普是洋基大兵,歐盟則是相對優雅的歐洲紳士。但不論硬軟,對於中國模式的挑戰卻相當一致。中國聯歐抗美同盟看來很難成形,卻引出歐美聯合陣線,對北京而言,不知是失策還是意料中之事?對台灣及亞太各國而言,世界分流的局面似乎愈來愈清晰,必須提早準備,以為因應。

   

民意論壇

薛承泰∕國民黨的初選不粗選
薛承泰/聯合報
<!–@IMAGE_6494494_RIGHT_300@–>

國民黨辦理總統初選國政願景發表會,本以為只是聊備一格,沒想到五位都有備而來,是玩真的。從內容觀,還真有不少共識,那就是「批判蔡政府」。此外,五位互動也讓許多的謠言不攻自破!簡言之,傳言國民黨獨厚某參選人,以及參選人間合縱連橫,在兩小時「發表」中看不出有任何可能。

第一場以「憲政、外交、國防、兩岸」為主題,這些主題要產生明顯的差異,在藍營是不太可能的。儘管如此,五人中,張亞中毫無疑問是最佳論述者。這些議題是他多年來的專注點,然而我讚嘆的不是這些,而是他毫不保留地對國民黨吐槽!

國民黨過去廿年來的沒落,原因無他,第一,就是過於傾向地方派系結盟,第二,大老政治的獨占性。前者國民黨為了地方選票忘了理想性,後者讓國民黨失去新陳代謝功能。誠然,地方派系需要經營,但不能當作利益交換機制;大老對黨國有功需尊重,可是不能有家天下想法。

<!–@IMAGE_6494495_CENTER_0@–>

儘管民進黨也走上這條路且墮落速度極快,不同於國民黨,部分大老離開權力核心,反而成為批判民進黨的先行者;而民進黨就算當權者不理會這些聲音,至少知道自己的缺點與失誤。國民黨要重返執政,就是需要這樣的大砲,然後進行改造!

這次的國政願景論述,比較引人注意的仍是「兩岸關係」。對持終極統一的泛國民黨,多年來已失去具吸引力的實質內涵,原因在於對岸崛起。四十年前,蔣經國提出「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時,當時大陸經歷文革一團亂,台灣實施三民主義呈現的制度明顯優於大陸,論述既清楚又有說服力。

如今,中國大陸已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從當年三分之一貧窮人口到二○二五年將完全脫貧,國內生產總額是台灣廿二倍,國際競爭力兩岸差距不斷拉大,台灣要拿什麼來說服世人所具有的優越性呢?尤其近年來在民進黨主政下,頻頻定些法條要別人遵守,也頻頻修法給自己方便,這種專屬民進黨的自由,以民進黨為主的民主,讓原本民主與自由的優越性黯然失色,如今只能以「維持現狀」掩飾,在「獨立」與「一國兩制」間游移!

然而大家心知肚明,「統」在可見的未來其實是「被統」,所以才有「一國兩制」選項。至於「獨」,大概只能成為美國附庸「獨立」於中國之外,前提應是美國和我恢復邦交,否則就是被玩弄的「棋子」。

避開統獨,參選人只能對「一國兩制」與「九二共識」著墨,頂多在詮釋上做些突破,如郭台銘的「沒有各表,哪來的共識?」若要進一步提出框架之外的選項,就總統大選而言,風險太大了!

最後,各參選人都清楚,民進黨正在借「反送中」盡情發揮。可惜沒人指出,港人反的是「對民主自由制度的不尊重」,民進黨不要以為撿到「反中」的槍,其實是不小心把浴缸中塞子拔出,水開始流,一旦流光就會赤裸現身!

(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

   

大法官還有公信力嗎?
朱文心∕教(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494513_CENTER_0@–>

立法院會行使大法官同意權案投票,蔡英文總統提名人選全數通過,筆者以為非國家之福。

以美國總統提名大法官人選為例,只有思想保守與前衛之別,沒有藍綠顏色之分;何況在英文與其他西方國家的用語中,保守只是代表尊重傳統觀念,並不是帶有負面貶抑之詞,而前衛不代表激進,而是不拘泥於傳統想法罷了。

無論如何,凡是擔任大法官的人選,心中莫不應存一把尺,就是謹守法律與政治界限,絕對不撈過界,插足於政治領域。一旦身為大法官,動輒從政治角度看問題,便無法持平論事用法。

法律講公平正義,而政治重在相互妥協,前者強調是非曲直,而後者重在退讓協商,不考慮善惡對錯。然這次被提名人中,有人毫不忌諱自己的政治立場,彼等能否公正扮演大法官角色,成國人心中最大問號。先前監察院的彈劾案,已然使監察院公信力受損,淪為黨派之爭的園地。

蔡英文總統一上台,即信誓旦旦要改革司法,然而對於大法官提名人選黨派色彩過濃,司法改革是否流於空談,甚至向下沉淪,令人憂心。

   

敢向列強說「不」的外交家
戴瑞明∕退休大使(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494433_RIGHT_400@–>

中國近代外交史上,六月廿八日是個具有特殊意義的日子。一百年前今天,中華民國出了位劃時代、有使命感的青年外交家—駐美公使顧維鈞博士。

這一天,顧維鈞勇敢地抗議巴黎和會歐美列強處理山東問題不公,遷就日本強占立場,拒絕簽署「凡爾賽和平條約」,向法、英、美等列強說「不」。消息一經媒體報導,震驚全球,打響了中國要求列強廢除不平等條約的第一槍,取得列強同意在一九二一年華盛頓會議解決山東問題承諾。

其實,顧維鈞真正在國際嶄露頭角,應該追溯到巴黎和會集會之初的一九一九年一月廿八日。中、日代表在由法、英、美、義、日五強首腦的「十人會」中,辯論山東問題。在日本代表簡單陳述日方立場後,中國代表團推舉最資淺的顧維鈞代表發言。

在半小時答辯中,顧氏未用講稿,以流利英語,引經據典,滔滔不絕,力陳中國不能放棄孔夫子誕生之地山東,猶如基督徒不能放棄聖城「耶路撒冷」,使歐美代表大為震撼,贏得一片熱烈掌聲。威爾遜總統率先起立趨前向顧氏道賀,法國總理、英國首相亦表欽佩,與先前日本代表團發言成強烈對比。顧氏一鳴驚人頓時傳遍全球,廣受國人讚佩!

顧氏這篇演講也公開了日本迫使北洋軍閥私簽賣國的「廿一條密約」,引起北京學界不滿,爆發了蔓延全國的學生抗議運動,即「五四運動」,高倡「外抗強權,內除國賊」口號,迫使北洋政府不敢明示在巴黎的中國代表團簽署「凡爾賽和約」。

顧維鈞在巴黎和會的傑出表現,受到北洋政府重視,也備受國民政府及蔣委員長器重。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九四五年六月廿六日,顧氏代表中華民國政府領銜簽署「聯合國憲章」,使我國成為擁有否決權的五強之一,為積弱的中國取得了大國地位。

中華民國政府一九四九年播遷台北後,顧氏擔任駐美大使,先後輔佐外長葉公超、爭取其好友美國杜勒斯國務卿支持我國於一九五二年與日本簽訂「中日和約」;一九五四年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厥功至偉。

顧氏從事外交五十年,為弱國辦外交樹立成功楷模,有「中華民國第一外交官」美譽,稱得上廿世紀世界級外交家。

   

高齡化社會的解方
許素菲∕大學退休教師(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494522_CENTER_0@–>

當台灣走向高齡化與超高齡化,長期獨居或暫時獨居的老人,光靠政策上的老人照護,不足以覆蓋突發危機,需要發揮守望相助,來填補這空隙。

瑞士有時間銀行,趁體力還可去服務老人,存時間將來可換取免費服務。日本比我國更早進入高齡化社會,民間有對獨居老人的關顧守望相助,例如在宮崎的一個村子,家戶每天起床就將門口黃旗掛上,當鄰居看到未掛黃旗就登門訪視,可及時援救危殆老人。

然而在都市大廈、公寓,如此做法並不容易,但可以發動家族或社區鄰里、與宗教機構志工,針對高關懷與獨居老人,電訪或走動,也利用社群作互動關懷。

西諺說「No news is good news」,昨日聯合新聞網即時報導,台南有位里長在賣場協助受傷阿嬤就醫返家,因家人出國探親,後來里長電話關心卻打不通;白天公所與警員找鎖匠開門,發現奶奶癱倒緊急送醫。這種鍥而不捨的為民服務,與鄰里守望精神,應可彌補高齡化社會的不足。

   

兩岸和平 才是對港最大支持
徐勉生∕退休大使(高雄市)/聯合報
<!–@IMAGE_6494465_CENTER_0@–>

據報導,廿五日有幾位香港青年向蔡英文總統陳情,希望小英支持港人「抗中」運動。此一行為雖有些突兀,但值得同情。港青請求支持,想必是在抗爭中產生孤寂感,需要心理上慰藉,以及外界鼓舞。

在港人抗爭期間,蔡總統曾發言力挺,台灣大學生亦紛紛隔海聲援。台灣人同情香港人的處境,當然可以給予精神支援,但是台灣能為香港做什麼?

目前,小英除了口頭聲援,不可能「下令」港府全面接受示威者訴求,更不可能派人前往香港支援示威。但從長期來看,小英倒是可以給予香港實質幫助。

首先,不可誤導港人妄想獨立。一方面,一九九七年香港從英國「回歸」中共後,在體制上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特區」。中共怎可能容許香港「獨立」?「港獨」若繼續挑戰北京,必然引起中共強力反撲。飛蛾撲火,只會自焚。

另一方面,「維護領土完整、復興中華」是中共的基本國策。小英也要放棄台獨思維,否則同樣要冒著衝撞中共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的「致命風險」。台灣若走向台獨,必定自身難保,遑論聲援香港。

其次,香港與台灣,都是中共「一國兩制」的標的。香港已經實施,台灣還在抗拒。因此,香港人羨慕台灣人,也把未來的希望寄託於台灣。

台灣目前是中華民國政府所在地,與中國大陸地位相對等。如果台灣能夠堅守中華民國主權,力抗中共,守住民主、自由與法治的堡壘,將是港人心中的一盞明燈。不幸的是,小英執政後,台灣的民主法治出現倒退的現象。如修改公投法,等於剝奪人民對公共議題表達意見的機會;藉打擊「假新聞」之名,箝制言論自由。台灣若繼續在民主法治方面向下沉淪,又怎能成為港人嚮往及學習的典範?

小英若真心想要幫助港人,就必須回到正軌,一方面維護台灣得來不易的真民主、純法治。另一方面,謀求與中共相互尊重,和平相處的長久之道。如此才能保障香港得到中共合理的對待。更甚者,若能進一步引導中共朝民主化方向發展,將會是中、港、台的全體人民之福。

   

社區的不定時炸彈
謝沁芸∕服務業(新竹市)/聯合報
<!–@IMAGE_6494532_CENTER_0@–>

放假日在家補眠,突然聞到一股好濃的燒焦味,找來找去,始終找不到。偶然間抬頭,看到大股濃煙從隔壁老媽媽家的廚房竄出來。連忙到老媽媽家按電鈴,不料電鈴竟壞了,幸好門沒鎖;趕緊請老媽媽鄰居,一對老夫婦,進屋查看。

隔壁老夫婦也說,有聞到燒焦味,卻一直找不到來源,遂作罷。原來老媽媽邊煮東西,邊看電視,一不小心,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跟朋友聊起此事,朋友竟說:老人家常會發生這種事(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如果不是筆者在家,發現燒焦味,結果不堪設想,甚至殃及整排鄰居,想到這裡,就直打哆嗦。

面對高齡化社會的來臨,看來政府需要做些甚麼(例如新北市有補助或到府安裝火災警報器)。否則,單靠鄰居守望相助,恐怕哪天還是有漏失,儼然是不定時炸彈,恐怕隨時將被引爆。

   

聯合筆記∕香港衰在經濟 港女勇在前方
李春/聯合報
<!–@IMAGE_6494459_CENTER_0@–>

香港到底發生什麼事?還有沒有救?來自外地朋友,大都會問這兩個問題。

這兩問題都不好回答,因為講今天發生的事,就那中港台三地法律異同、三邊政治關係的敏感,就得解釋半天;但也好答。先說今天發生什麼事,主要原因有五,其中四個講起來很囉嗦,還有人不愛聽,只列標題吧,分別是:北京治港路線、特首政治特色、香港建制與泛民主派力量對比、國際格局。在這四個變局外,還有一個變局相當簡單,但可能是今日之事最重要的背景,又可能是直接誘因,那就是香港經濟。

香港,過去成在經濟,未來敗也在經濟,所以今天香港出事,也是經濟籠罩之下。更何況政治學大師曾說過,所有政治,都源自經濟。

看香港經濟,不用倒回頭去看太遠的歲月,也不用相信港府智囊描繪的前景,只倒過頭看一年走勢,就恍然大悟。

去年香港政府大手筆描繪美麗夢想的一年,因為去年開年經濟行穩步大,第一季度增速高達四.七%。這一增速如果在中國,那是大風雨大危機數字,但在香港那是風光美麗代表。

然而香港過了個還可以的首季,接著就開始哀聲嘆氣。因為第二季開始下滑,急降到三.五%。香港新財政年度四月一日開始,那第二季經濟就是財政年度的開門經濟。

接下來的事大家看到,香港第三季下降到二.九%,到第四季降到一.三%,一年四個季度,經濟坐滑梯應是前所未見吧。但沒有最糟,只有更糟,今年第一季,直接挫成仙股,只增○.五%,這是香港過去十年來最差一季。在這一季,私人消費開支僅增長○.一%,跟去年第四季的增長二.七%,是天上地下,但香港政府仍大把花錢,政府消費開支仍較大,錄得四.五%高增長。

有人說香港人是經濟動物,過去有點貶意,但現在看是褒意,說明香港人很懂經濟。如果你再看看過去一年半,香港政府從特首到官員都在忙什麼,你就知道香港為什麼那麼多人上街了,有人說那叫上任就拚連任,雖有點誇張,但不幹正事逢迎文化之盛,也實前所未見。

至於香港前景,話不宜多,但有八個字「不再讓步、政府要改」。還有比這八個字更奧妙的題目,就是今天大遊行大示威大暴動,為何女性那麼多,還多高顏值,這是之前警察朝青年頭部開槍結果呢,還是明天大遊行根本沒有結果呢?

   

冷戰到最後 不選邊也行
陳永峰∕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聯合報
<!–@IMAGE_6494502_CENTER_0@–>

G20或其他定期高峰會,會議本身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創造成員國領袖(特別是係爭中國家間的領袖)定期會面機會。

今在日本大阪登場的G20,在此一功能上備受矚目。最重要的當然是「安習會」和「川習會」。

廿七日中午習近平從關西空港進入大阪,雖然這是習近平二○一三年就任國家主席以來首度訪日,但既不是國是訪問,也不是國賓待遇。所以和五月訪日的川普不同,既不會和新天皇單獨會面,也不會出席宮中晚宴。

不過,無論如何,在川普美國全面對中「宣戰」之後,習近平沒有不來日本,也沒有不和安倍進行雙邊會談的選項。廿七日下午的雙邊會談,中日雙方行禮如儀,安倍邀請習近平於明春櫻花開時,以國賓身分再度訪日。習近平回「這是個好提議」。

在中國現代史上,與日本接近,對中國高層而言,風險極大。胡耀邦就是顯例。這一點習近平不可能不知。但是中國在面對內外困境之時,卻又總是期待日本的後援,倒也是歷史事實。例如文革後的經濟疲憊期與天安門事件後的國際孤立期。

善於閱讀空氣的日本外務安保官僚,當然讀出了這一點。這些第一流的頭腦,一方面顧慮美國的動向,另一方面也趁機尋求對中政策自主性。所以,這次「安習會」對於日中關係難有具體突破。重點可能僅止於維持去年五月李克強訪日以來的「和平」氣氛,期待促成(明年)習近平國是訪問而已。

不過,這就是日本傳統的生存之道,所有的歷史進程,盡皆期待在「想定內」進行。同時,所有的「變」,歸根究柢,都是為了「不變」。這就是日本,不理解不行。特別是台灣的國安部門。

大阪G20的重頭戲,毫無疑問是「川習會」。現在預定於廿九日舉行,備受關注。但是,能否達成任何協議,緩和貿易衝突,至今無法判明。

雖然很多圈內人把眼前的中美對抗,看成是美蘇冷戰後的「新冷戰」。不過,顯然不是。因為相對於已經解體的蘇聯,對於美國而言,中國從來都不是合格的敵人。所以展現在世人眼前的景象是:美國不再注重同盟關係,而中國也無力組反美集團。

今天沒有足夠篇幅可以幫年輕的讀者們複習一九八○年莫斯科奧運和一九八四年洛杉磯奧運的故事。不過年紀和筆者相仿的讀者馬上可以知道,筆者要說的就是冷戰的集團性結構。世界逼你選邊,不選不行。不過,事後諸葛,冷戰到最後,仍然還是冷戰,其實不選邊也行。

日昨,畏友黃介正教授在報端論壇提出了「親美反中vs.親美和中」與「建制菁英vs.自覺庶民」兩大對立軸,明確勾勒出「實證台灣」的現狀。也就是說,「反中」、「和中」是選項,但「反美」不是。確實如此,「反美」只能存於理論當中,從來不在「實證台灣」之內。

在這一點上,日本和台灣的處境一模一樣。但國家與社會對應完全不同,無論如何,值得深思。

   

扣緊美中台的那個塞子
何宗懿∕教(台中市)/聯合報
<!–@IMAGE_6494510_CENTER_0@–>

韓國瑜塞子說精采處,在於以宏觀角度看台灣處境,扣緊美中台三方關係。

台灣長期以來的困境,在於與美中之間矛盾的互動關係。所以必須思考如何定位自己,用什麼比喻把三方關係扣緊,又能展現台灣重要性和關鍵性角色?

過去,當我們被說成棋子時,蔡英文總統說我們也可以當棋手。是嗎?棋手,我們有什麼條件當棋手?更像是夜郎自大吧。棋子,誰又想主動當棋子?被動的不對等棋子能如何影響棋手?

至於韓國瑜提出的塞子和浴缸(大陸)和水(美國)之間的關係,比較傳神,也能緊扣美中台關係。很清楚,弄壞了塞子,或找不到塞子,浴缸和水都成不了一個有價值的局(泡澡)。而且,浴缸和水對塞子來說,是各有特質,各有互動。韓國瑜說浴缸是市場,水是動能,然而,沒有塞子,在這個美中台的三方關係中,只能徒呼負負。

   

撇開多慮審查 「八佰」何妨「八路」
王瀚興∕律師(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494547_CENTER_0@–>

日前大陸描述保衛四行倉庫的謝晉元與八百壯士故事的電影「八佰」,也引起台灣不少閱聽人興趣;廿五日卻正式遭撤出暑假檔期,無法如期上映,應有迴旋餘地。

首先,表演工作坊《這一夜,誰來說相聲》,由金士傑飾演大陸人士白壇:「我們『建國』初期…」李立群飾演的嚴歸,乃外省來台子弟尷尬地說:「我們…這一段跳過去可不可以?」等語,表露國府敗退來台,幾近「亡國」窘境。在大陸官方史料,中華民國於大陸統治結束於一九四九年乃不爭事實,然八百壯士打抗戰,未涉及動員戡亂,或解放戰爭,僅旗幟出現於影片,乃忠於史實,哪會有上述窘況?

其次,楚漢相爭:項羽兵敗、烏江自刎,劉邦尚給項羽發喪,以魯王禮節下葬。其他史料又稱:項羽舊臣,不願直呼項羽名諱,為劉邦所怨恨,然天下歸劉氏,項羽不可能敗部復活,項王部將季布,亦受劉邦重用,海納百川,遂成帝業。今八佰一片,或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難道中共開國者,沒有頂過國徽?不是黃埔出身?

再者,大家都知「文青」建文帝與「梟雄」明成祖爭鬥,以朱棣完勝告結;然朱棣仍不放心,除遣鄭和下西洋外,更讓人以「找高人」為由,明察暗訪。直至某日,部屬深夜進宮彙報,或稱:已知悉建文下落,然其早隱身民間,不與叔叔復爭帝業,朱棣放下心中一塊大石。

若將建文比做「民國」,成祖比諸「北京」,想想:民國在台灣,經國先生亡後,卅年治亂興衰,不是歷歷在目?北京無須如成祖般,四處察探。

請再看看:台灣雙十與民進黨場合,何有國旗飛揚?舉國旗者,被稱賣台不愛國;反之,要捍衛「民主」的遊行,卻不見半面國旗;人心渙散,豈會有「光復大陸」之雄心?是以,該片出現國府符號,亦難撼動北京政府正當性。

前開相聲段子有個名句,神州易幟:「地理成歷史,歷史成小說」,滄海桑田,曾經的游擊隊,獨霸東亞;世界五強,退守海島;然不變者,乃民心向背,當台灣開始打壓言論自由時,北京政府更應開大門,走大路,撇開多慮的影片審查,「八佰」何妨「八路」?

   

直擊台商遷徙 逃離美中貿易戰場
當辦公室還在裝修,一切亂紛紛之際,樂軒科技越南第一條試營運的生產線已正式上線。就這樣,邊搬家、邊裝修,也邊生產,在中美貿易戰火的延燒下,台灣科技廠的海外遷徙,就在我們眼前,活生生上演。

夏日風物詩 愛情花百子蓮
別稱愛情花的百子蓮,原產於非洲南部的印度洋沿岸至北部的林波波河流域,約在17世紀被引入英國栽培,現在是歐洲庭園中夏季常見的球根花卉,花色從藍紫到白都有,呈現不同程度的深淺色彩。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