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三月八日,國家機器淪為競選工具?

【Career職場情報誌】提供職場趨勢脈動、成功人士專訪介紹、學習進修課程等內容,讓你提升職場競爭力! 【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9/05/27 第4492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小英要記得請假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回到三月八日,國家機器淪為競選工具?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知識創新帶動經濟成長 ──諾貝爾大師羅默來台開講
民意論壇 葉銀華∕高通違反公平交易判決的啟示
發掘潛力…劍橋面試裡的玄機
別讓15級分 壞了甄選入學一鍋粥
聯合筆記∕「六四」卅年
民進黨誰在乎「民主進步」?
要發財時才想起石虎
藉薩國態度 驗證台美增溫虛實
川普新廣場協議的陽謀殺機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小英要記得請假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IMAGE_6351685_CENTER_0@–>

蔡英文最近全力拚初選,一個多月下來,可能拜過全台五、六十家宮廟。最近她回故鄉屏東爭取支持時說,這三年她太認真做事,直到蘇貞昌任院長,她才有時間出來跟大家見面,說明自己真的做了很多事。

蔡英文這話是一語三關。既誇了自己「做很多事」,又褒了蘇貞昌很能為她「分憂解勞」;同時,也話中帶刺地暗諷賴清德沒把事做好,害她扛上敗選罪名。

當總統真的很辛苦,做不好要被百姓罵,還要遭自己推心置腹的閣揆突襲,蔡英文備感委屈。但換個角度看,當蔡總統的人民,也一樣辛苦得要命。總統動不動要改革,砍你的年金還不許你喊痛,搶你的黨產還指控你是強盜,綁住手腳不讓你加班還說是為你好,你沒支持民進黨她還數落你跟不上進步價值。無論如何,這個總統很不好服侍。

抱怨歸抱怨,身為總統,小英能享受到的好處還是比壞處多很多。同樣是爭初選,賴清德從頭到尾只有「簽書會」一招,跟一些老友見面請益還被跟監抓包;提出「禮讓現任」的三方案,對方不領情還反控他羞辱總統。相形之下,蔡英文擁有行政體系和九成黨部的支持,有國防部和網紅館長相挺,連美國政府都及時送上小恩小惠加持。兩相比較,小英再要抱怨,就太不知足。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提醒蔡總統:跑競選行程要記得請假,尤其一天五宮廟的行程,很難說是公務。何況,蘇貞昌再能幹,也不是「代理總統」。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回到三月八日,國家機器淪為競選工具?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IMAGE_6299390_CENTER_0@–>

民進黨總統初選機制,蔡賴之爭未能在上周中執會了結,蔡陣營重批黨主席卓榮泰「沒收中執會、沒收民主機制」。卓榮泰連日在臉書發文,先以十個連續分鏡場景還原中執會直播死角;接著,懷想起「互相疼惜、緊握雙手、用力相擁」的那些日子,向蔡賴感性喊話。但蔡賴戰火已上升到「用國家機器干預初選」的質疑,卓榮泰高呼的團結,恐怕只在「歷史中」。

卓榮泰細數三月八日那天發生的事,揭露當天蔡英文和賴清德在台南餐敘的對話內容。在這場未見諸總統公開行程或媒體報導的關鍵餐敘,蔡賴二人「談了許多大家很想知道的事,也討論二○二○台灣要怎麼贏」。卓榮泰形容,蔡、賴分別為立委輔選打拚,大家團結站在同一陣線,說「數天後,立委補選完成,民進黨保住了一口氣!」

弔詭的是,卓榮泰慨嘆「好想回到三月八日那一天」,但那一天,也恰是蔡賴關係生變的關鍵日。依賴清德說法,當天接到通知,從台北趕回台南和總統見面,蔡英文探問賴對二○二○總統選舉的看法,還說「未來就靠我們二人了」;賴清德僅回稱,等輔選完後再談。這場對話,如今卻變成指責賴清德「說過不選」的誠信問題,與「總統說謊還是幕僚說謊」的相互質疑。

關鍵的三月八日,顯然不像卓榮泰說的那麼美好!那一天的事,卓榮泰還抱著歷歷在目的感動;但那些事背後的真相,卓榮泰若不是太過天真,就是選擇性的遺忘。到底有沒有「用國家機器干預初選」,目前仍是羅生門;但三月八日的事,卻說明蔡英文毫無避諱地把國家機器當作競選工具。

卓榮泰說,當天蔡總統「公務之餘」拜訪了台南四、五間宮廟;事實上,這是總統府官網上明列的總統公開活動。從農曆春節開始,頻密的宮廟拜訪儼已成總統的正式公務行程(或是公開競選行程)。賴清德說,蔡英文到台南都在跑她自己的選舉行程,卻不去輔選民進黨提名的郭國文。宮廟代表則澄清,蔡總統致辭時,都有拜託他們拉票支持郭國文。顯然,「不問蒼生問鬼神」已在其次,問題更在蔡英文是否用國家機器為黨和自己競選。

賴清德還透露,九合一大敗後,總統會給民進黨每位立委半天或一天時間去跑行程,當天就是安排到陳亭妃的選區。如此,不僅有「公器黨用」之嫌,蔡英文顯然就是藉此滿足黨籍立委的選區需求,同時也為自己綁樁。至於餐敘時,蔡英文單刀直入追問賴清德二○二○的動向,這更是此行的真正目的。亦即,看在賴清德眼裡,蔡英文在立委補選期間都在跑「總統的競選行程」。

那麼,卓榮泰的「感動」,說穿了就一文不值。那一天的那些事,不僅反映了一場錯綜複雜的利益交換,更在爾虞我詐中,埋下蔡賴相殘的引線。

那一天,陳水扁與郭國文見面。因為,前一周蔡英文先去探望了扁媽,後來賴清德更把「赦扁」列為參選總統的政見。那一天,賴清德持續為郭國文奔波拜票,蔡英文則只由陳亭妃陪同拜廟;兩天後,不同派系的陳亭妃站上了郭國文的講台。那一天,蔡英文強壓地頭要確認二○二○「唯我獨尊」,賴清德卻只能咬牙力拚不讓自己的神壇在輔選中沒頂。

三月八日到底發生了多少事?其實,有更多值得關注的事:那一天,日本政府以非政府間的實務關係,正式回應了蔡英文所提台日安保對話的建議;那一天,桃機又出包,國門停電摸黑,旅客被困電梯;那一天,財政部統計處公布,我國出口衰退連四黑……。

總統不是在治國,而是在「競選總統」,因此看不到國內外發生了什麼事。然而,國家機器變成競選工具、唯我獨尊、利益交換團結…,那一天的那些事,會不會在二○二○大選重複發生?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知識創新帶動經濟成長 ──諾貝爾大師羅默來台開講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羅默教授,今天抵台,將參加明天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2019大師論壇」。羅默教授因為在經濟成長理論上的貢獻而獲獎,他在論壇中,除了演講「科技創新與經濟成長」,還將與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高峰對談,並與亞洲大學師生座談。

羅默今年4月在任教的紐約大學接受聯合報系世界日報專訪時,數度強調教育對解決經濟問題的重要,他指出,有更多人口參與創新,能給經濟提供更多增長動力,「如果人類能夠集中精力做正確的事,我們就能夠擁有美好未來。」

解釋經濟成長,一直是經濟學家的使命,但1960年代的學者,受限於資料,多只關注工業革命後的經濟成長;直到20多年前,才有經濟學家麥迪遜,估計出人類1萬年前到現在的平均所得(世界GDP除以世界人口)。他發現,在第一次工業革命之前的1萬年,平均所得幾乎沒有增長,而之後的200年,平均所得卻快速的增長十倍。羅默與他所啟發的學者,建立了以「知識的生產」為基礎的經濟成長理論,來解釋人類的過去與現在,並希望為未來指出更好的方向。

知識源自於人類的思想,當想出來的結果,變成可流傳的形式,那就是知識。畢氏定理、DNA的結構、或莫札特的音樂,都是知識。羅默的創見,在於看出知識與其他物質不同。一般的東西,我用了你就不能用;但知識卻不同:我學會畢氏定理,你也可以會,並都可善加運用。當知識是生產要素之一,它與其他像資本、勞力等生產要素完全不同。例如,可口可樂的發明人得到配方的知識後,就可以不斷的使用其他生產要素加以複製,雖然其他生產要素的邊際報酬一定會遞減,但配方的邊際報酬卻不會。然而,知識雖然這麼好用,但要複製知識的成本卻相當低,因此需要給予智慧財產權的保護;連帶的,這也讓知識的擁有者,獲得獨占與超額報酬。如果將世界的經濟活動想成一家工廠,知識量的成長率,就決定了工廠產量的成長率;當知識停止增長,這家工廠就受到邊際報酬遞減的約束,只能保持現狀。

羅默在領獎後的演講提到,工業革命前的世界,可以用馬爾薩斯的理論來解釋,也就是由於世界交流的人口太少,每當新的知識帶來技術的進步,人口增加的速度很快就超過食物增加的速度,人類永遠只能得到勉強的溫飽。這1萬年間,是「技術推動人口增長」的歷史,知識增長的速度,無法抵銷邊際報酬遞減的力量。工業革命後,隨著世界交流人口增加,人類到了「人口增長推動技術進步」的階段,知識增加的速度,不斷化解邊際報酬遞減的拉力。

那麼,人類的知識如何增長?羅默分析,讓人產出知識的誘因,不外名、利與做功德。從國家或全人類的立場,愈多人使用的知識,其價值愈高,而相互交流的人口愈多,能產生知識的量就愈多。羅默因而得到一個與我們認知相反的結論:人口成長與知識成長是正相關,因此也與經濟成長是正相關。我們馬上會想到盧森堡與中國或印度的對比,羅默的解釋是:首先,他談的是世界人口與世界知識量的關係;其次,如果要談國家,人口量應該以該國能交流到的人口來衡量。近50年來的小而富國家,都是與世界打交道的國家。

台灣如何能持續創造增加知識?由於知識的產生愈來愈困難,摩爾定律就是代表,因此政府應更積極鼓勵企業投入更多的研發資源;其次,知識需有市場的配合,才能發揮價值。台灣將學術界視為公務單位,不鼓勵學術界與市場互動的作法,顯然應該要有所改變。最後,羅默提到,雖然馬爾薩斯的觀點已不適用,但它所造成的「我們」國、城、家與「他們」國、城、家的對立,仍深植於人心。台灣是小國,更應有將「他們」納入「我們」的胸懷。近幾年政府推動的南向政策,或許還沒看到顯著成效,但仍應持續增加與東南亞國家的互動。

   

民意論壇

葉銀華∕高通違反公平交易判決的啟示
葉銀華/聯合報
<!–@IMAGE_6352604_RIGHT_300@–>

幾年前,中國大陸、韓國對破壞公平交易的美國晶片大廠高通處以高額罰款,並要求改善;最近美國法院甚至判高通觸犯反托辣斯法,索取高得不合理的專利授權費並排除對手競爭。反觀,台灣公平交易委員會先是和大陸、韓國一樣,對高通處以高額罰款,之後又與高通和解,罰款降為一成多,但高通承諾在台灣投資。上述二種截然不同的作法,對讀者有何啟示?

維護公平交易的環境,可以保障消費者權益,也促進公司間公平競爭,使經濟有效成長。然而,如果有公司透過非正常手段,破壞公平競爭,不僅使消費者付出高價,也妨害產業發展,降低整體資源使用效能。因此各國皆會成立獨立行使職權的主管機關,脫離原隸屬的經濟相關部會。

二○一五年二月大陸公平交易主管機關對高通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實施排除、限制競爭的壟斷行為,處以創紀錄的人民幣六○.八八億元的罰款;同時,高通公司提出一籃子整改措施,並將繼續加大在大陸的投資。大陸要求高通原本以整支手機售價的三%至五%為專利費用的模式,直接打六五折。

<!–@IMAGE_6352618_CENTER_0@–>

而韓國公平會二○一六年底認定高通濫用市場主導地位,裁罰一.○三兆韓圜,約台幣二七八億元。而且,更要求高通改為以晶片為計價基礎,由於晶片成本約為手機售價的一成,如此韓國廠商的專利費用將大幅降低。

美國聯邦法官廿一日判高通非法壓制手機晶片的市場競爭,並利用市場支配地位收取過高授權費,傷害競爭對手、代工生產商及最終用戶。法官並下令高通需排除不公平行為的授權條件,而且須以公平、公允價格,進行專利授權;再者,高通也不得和手機製造商簽署排他性供應協議,攔阻他們購買對手晶片。並且,未來七年高通須接受監督,以確定遵守上述救濟措施。亦即,高通須把手機不可或缺的專利技術授權給對手晶片供應商,代表高通可能被迫放棄以手機售價抽取三%至五%權利金,改為根據數據晶片約十五至廿美元的成本訂定權利金。此判決宣布,高通股價收盤暴跌約十一%,預料高通會提出上訴。

台灣公平會在前年十月,原本開罰高通新台幣二三四億元,但去年八月與高通和解,罰款降至為廿七.三億元台幣。除了罰款大幅下降之外,高通必須改正部分不公平競爭的行為,且高通承諾在台灣進行為期五年的產業投資方案,約為七億美元,大概是裁罰金額下降的部分。公平會認為此舉能兼顧競爭機制運作及促進產業經濟利益。但是日前監察院批評公平會「不符合獨立機關決策透明之要求,核有重大違失」,對公平會提出糾正。

要評論公平會與高通和解的適當性,有賴公平會澄清以下的問題,首先是以投資代替裁罰是否符合獨立機關的作為?為何大陸、韓國不採取如此妥協措施?其次,在和解後,高通是否已經以公平競爭的條件對待台灣晶片業者、手機製造商?而且專利費是否已改以晶片價格計算,而非手機價格?最後,高通承諾在台灣的產業投資計劃,看起來是假設公平會堅持原先的裁罰金額,就全部不採取,此點有需要讀者自己判斷;同時,亦有賴公平會連同科技專家,監督高通是否有確實執行所承諾的投資。(作者為交通大學資訊管理與財務金融系教授)

   

發掘潛力…劍橋面試裡的玄機
陳志今∕英國僑民(英國)/聯合報
<!–@IMAGE_6352787_LEFT_400@–>

一年一度的大學甄選入學已經告一段落。最近,國教家長聯盟擔憂現行多元入學制度會造就「多錢入學」一事,遭到私校工會反擊:「教授不是笨蛋,不會看不出受補習班訓練的半吊子學生」。這讓我想起數年前筆者親身經歷的英國劍橋大學入學口試,在此與各位分享。

當年筆者申請的是劍橋自然科學系的生物類組。自然科學系在入學時並不會細分學科,所以舉凡動物、植物等,都可能是口試題。第一位口試委員是化石學教師。一進門,這位教授拿了一個垂直半切面的動物頭蓋骨給筆者。歷時卅分鐘的口試,題目就只是討論這個骨骼。

乍聽之下這似乎十分簡單容易,但筆者至今對此口試仍記憶猶新。原因是,教授完全不在意筆者事先知道多少,反而對筆者的每個答案提出疑問,甚至引導筆者找出解題方法。

筆者首先提出這可能是豹的頭骨,因為流線型的鼻骨表示牠跑得快、尖銳的牙齒表示牠吃肉。教授會心一笑說筆者想太多,只是狗而已。

當進一步討論鼻梁的結構時,教授連續問筆者三次為什麼鼻子骨骼有許多皺摺。當筆者再也想不出新的答案時,教授就開始給提示:將眼鏡拿下來,開始交互用鼻子或嘴對鏡片吹氣,從而引導筆者想出「鼻內皺摺可以降低體內水分散失」的道理。

進到大學以後,才知道所有的同儕都被問到相同的口試問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應對方式與答案,但都覺得那是個一對一討論教學,而非口試。更弔詭的是,若學生一開始就講出許多解答(比方說事前受過訓練或者補習過),那教授就會開始從高中生的題目,提升至大學生,甚至是研究所最新研究的問題來提問。

「我們在意的,不一定是學生知道多少,而是當他∕她不知道答案時,如何有系統性的思考解決題目的方式。這才是我們想要的學生。」教授事後跟我們如此說道。

當然,這種口試或許會受到教授對人的主觀評價而被人詬病,因此口試至少有兩次以上。但重要的是,即使是有城鄉差距的弱勢學生,在引導式的口試中也有能力展現出對這個學科的熱誠,或者精闢的解析思考方法。

「未來潛力比學生現在知道的知識重要得多」,這句話,或許值得大學甄選入學的口試教師及無數擔憂的家長們一個借鏡。

   

別讓15級分 壞了甄選入學一鍋粥
鍾邦友∕高師大教育系兼任助理教授/聯合報
<!–@IMAGE_6352796_CENTER_0@–>

針對今年大學甄選入學採計學測最多五選四科等新制的衍生亂象,教育部擬將學測每科最高的第十五級,再細分出三級,改善今年學測高分群鑑別度不足的狀況,但筆者認為這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應該更全面性的檢討相關問題。

由於今年的數學較往年簡單,滿級分人數太多,加上採計科目變少,導致高分群無法區分;許多大學教授或教師團體又另指數學科鑑別度太差,是為級分失效的罪魁禍首。

殊不知數學的試題平均鑑別度五十八點八,僅略低於英文的五十九點一,卻遠高於國文卅五點二、社會卅二與自然四十二點八,也比去年試題較難的數學五十五點五及前年四十八點四都要好,鑑別度其實一點也不差,甚且可說是各科與近年中的佼佼者。

根據大考中心公布的鑑別度公式,是將某科全體考生依高低分排序,並將前三分之一考生(高分組)的每題答對率,減去後三分之一考生(低分組)的每題答對率,倘若試題過度偏易或偏難,多數考生的分數均偏高或偏低,高低分組之間的差距便不易拉大,鑑別度相對不佳,因此唯有試題難易度適中,方可能達到最佳的鑑別度。

倘若只為了保住這千瘡百孔的十五級分,便只有讓數學難上加難,如此豈非削足適履?甚至影響其他各科也趨往更難的走向,以達成頂尖校系樂見的「鑑別度」。但捉襟即見肘,屆時解決了高分群的問題,難道不會出現中、低分群塞車的狀況?

申請入學的設計重點在多元取才,過程繁複,包含考試(學測再加上第二階段筆試)、備審資料審查及面試,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適合以小規模的型態出現。

早年參與人數少,級分數當然也不用太多,但當考生數愈多就愈會發生級分數不足的現象,否則八十八年度又何必將每科十級分增至十五級分?且現下才是五選四,問題就已如此凸顯,未來五選三又要怎麼辦?

如今申請入學已然成為升學主流,報考人數屢創新高,學測級分數不足的問題便更形浮現,唯有將級分適度增加,如三十或四十五級分便能輕鬆解決問題,也能讓數學免背試題鑑別度不佳的黑鍋,又何必讓十五級分這顆老鼠屎壞了甄選入學的這一整鍋粥?

   

聯合筆記∕「六四」卅年
陳言喬/聯合報
<!–@IMAGE_6352783_CENTER_0@–>

「六四事件」下周卅年了,最近聽到一些大陸來台學生談到有台灣同學問他們當年「六四事件」經過,有的陸生近似惶恐的回應,有的難以啟齒,更多的陸生是不清楚這件事。

這些大陸學生不過廿出頭,要他們評論出生前十年的事情,有點困難,且在大陸當局採取「不准談、不准傳、不准報」的全封閉管控模式下,大陸年輕一代也難以得知相關訊息。

就像稱我行政院長為「台灣當局行政機構負責人」一樣,大陸也用十五個字:「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那場政治風波」來替代四個字的「六四事件」,顯見他們對六四的忌諱與不願面對。

從大陸官方到民間的噤聲,整個社會失去集體記憶,彷彿這起事件從未發生過。即使有西方人士或媒體提起這段歷史,也只會聽到官方一致的口吻:中國政府對此「早有了定論」,並請提問者多關注中國社會正在發生的「積極變化」。

今年六四逢十,中共當局更是如臨大敵,大陸各地嚴打嚴查,北京更是風聲鶴唳。六四發生地的天安門廣場,早已不是當年大家可以隨意進出的休閒散步之所,而是必須憑著身分證,外加X光機和金屬探測器檢查才能進入的地方。

廣場內除了來回巡邏的制服武警與警察,還有無數盯著人群的便衣人員,以及遍布四處的高解析鏡頭。

在這裡散步已沒有輕鬆優閒的雅致,但每天依然有來自四面八方進入廣場或瞻仰毛澤東水晶棺的人潮,與拿著自拍桿想把城樓毛肖像框入合影的遊客。

大陸這幾年的確出現積極的變化,不僅沒被西方國家唱衰崩潰,反而政軍實力更強、經濟更繁榮。這種結果讓一些人難以接受,尤其是早年逃出大陸的學運領袖們,他們回頭反思,心境五味雜陳,以致如吾爾開希所說「若能重來,不會那麼篤定行動」。

大陸社會泰半集體不語,一方面是言論自由被壓制,另一面是政府當局「以時間換取記憶」,更因有些人生活改善,而不想再去討論這些無法改變的政治話題。就像那些到天安門廣場的人們可能會說「今天我就是個遊客而已」!

這些來台的大陸年輕學生,因為大陸的開放才能到台灣,進一步接觸到一個友善、沒有監控且言論自由的社會,更讓他們有機會知道那一年在北京有隻身對抗軍隊的「坦克人」故事,填補了歷史另一面的空白。他們也可能因此知道,在大陸不能只像遊客不想去了解政治,因為你不碰政治,有一天政治也會找上你。

相對地,我政府對自己應具有信心,只有不斷的交流開放,才能彼此了解更多、化解誤會,透過真相與事實,改變一些人的觀念。

   

民進黨誰在乎「民主進步」?
陳長文∕法學教授(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352638_CENTER_0@–>

民進黨初選僵持不下,賴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調領先,「如果賴也輸韓」,或者「如果蔡也贏韓」,賴清德願意主動退出,支持蔡英文競選連任。

客觀來看,這不叫「更改規則」。打個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變成跑兩百,直線變彎道,PU變紅土;而賴清德則是不改變規則,只是如果跑到後段,發生某些情境,他願意在終點線前停下來,禮讓蔡英文。

當然,這樣的「讓」,陰謀論者會說不安好心,會說賴清德是要凸顯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懷大度、全力為黨。那麼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賴清德的「讓」,正面對決。

現在民進黨的初選情勢,雙方都做過私下民調,知道怎麼樣的規則對誰有利,於是落後一方想盡一切辦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現任總統,掌握資源,自然可以影響中執委的意向,用台灣通俗的話講,就是「博歹賭」。

在這樣的時間點,看到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秘書長羅文嘉堅持「向歷史與制度負責」(拒絕沒收初選),讓筆者感動,也讓人想起「民主進步」的創黨精神。筆者必須提醒執政黨,初選不是民進黨的家事、黨事,更是在台灣所有中華民國人民的事。

全台灣人民都在看,民進黨是不是一個只有利益,毫無理念的政黨。全台灣人民都在擔心,今天民進黨的中執會,未來會不會同樣的劇情,出現在中華民國的中選會。

如果中執會的舉手表決,可以更改規則,那未來中選會是不是也可以修正選舉辦法,去圖利民進黨;像去年陳英鈐那樣,讓站不久的老人無法投票,讓候選人可以一邊開票,一邊呼籲支持者來投票?

蔡英文總統說,「不會以國家機器做私人事情」,但她的紀錄不堪檢驗。為什麼民進黨立委的陳情,可以勞動蔡系監委去彈劾檢察官;為什麼中華郵政合法的標案,會讓蘇貞昌院長撤換賴清德任用的董事長;蘇貞昌的行政院長越做越像蔡英文的競選總幹事,台灣人民不會看不出來?

當然,蔡英文是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手上有太多的資源、工具,可以把規則「喬」到對自己有利,但古往今來,一個在初選就如此吃相難看的總統,可有順利連任的前例?

蔡英文應該要大開大闔,拚大選而不是拚初選,不要為了個人的「面子」,把最後一點「民主進步」的香火也熄滅。

賴清德是蔡英文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勝出,正好表示蔡英文的政績受肯定,民進黨用這個角度去看待初選,才是民主、進步的。當然,更重要的是,執政黨的政府在即將到來的總統及立法委員大選中有義務落實民主法治的正道。

   

要發財時才想起石虎
林辰∕ 苗栗子弟、研究生(新北市/聯合報
<!–@IMAGE_6352686_CENTER_0@–>

報載苗栗縣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在縣議會二度闖關,一度退回草案,後經溝通,全案保留送交大會表決。

條例審查時,有議員說因為影響太大反對,跟去年以條例「阻擋開發」為藉口如出一轍,還有議員說要實際統計石虎數量後再說,令人遺憾。

徐耀昌縣長選舉期間曾利用石虎為吉祥物宣傳,幾乎所有看板都印石虎;台中花博也以石虎為吉祥物並發行諸多商品,然而盧秀燕市長主政的台中市政府也不再推自治條例;卓蘭鎮辦了兩屆石虎路跑活動後,更以石虎名義申請到八千萬經費,破壞石虎棲地蓋石虎公園。星巴克也以石虎圖案推出商品。

當少數人利用石虎獲取名聲或發財時,石虎卻在眾多開發中漸漸走向滅絕。試想當石虎絕跡時,人們還有可能繼續透過石虎牟利嗎?如果我們都認同石虎是苗栗縣的代表,從根本保育石虎,讓牠們成為苗栗的公共財,不正是徐縣長落實「文化觀光旅遊大縣」的根本方向?

   

藉薩國態度 驗證台美增溫虛實
張光球∕致理科技大學副教授(台北/聯合報
<!–@IMAGE_6352683_RIGHT_400@–>

近來台美密切的互動,使得台美外交有增溫的趨勢。台灣處理美國事務的白手套,「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更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我國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會面,美國參議員提出維護我邦交國的《台北法案》,更讓國人對台美關係有重大突破之感,但台灣在振奮之餘,仍應理性及冷靜探究其中虛實。

美國為了維持世界獨霸的地位,藉由貿易大戰壓制中國的崛起,希望複製出上世紀逼日本經濟就範,軍備競賽拖垮蘇聯的結果,所以目前台美關係的進展,是川普政府打擊大陸的方法之一,亦即所謂的打「台灣牌」。中美雙方長久以來都有「鬥而不破」的戰略默契,但從美國高調證實AIT早有美軍駐守,軍艦密集通過台灣海域,其軍事戰略已改為要中國守著鬥而不破的默契,美國則提升與台灣準外交關係鬥而不破的潛規則,未來台海局勢的發展,著實令人難以預料。

其次,李大維與波頓的會面是台美斷交後,雙方國安最高層級的正式接觸,對台、美、中的意義各有不同。然值得注意的是,李、波二人一起會見我邦交國馬紹爾及帛琉在美的官員,這是美國政府和國會近來一直致力於鞏固我邦交國政策的一環,但卻也透露出我南太平洋邦交國確有鬆動之虞,否則李、波二人何須大費周章的與小島國官員會面,無非是要提醒有關國家,美國非常在意他們和台灣的關係,以遏制大陸在該地區的發展。

再者,雖然美國協助我鞏固邦交,但在現行的國際政治運作下,要美國率先與台灣復交,狠狠教訓大陸,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台灣可以藉由薩爾瓦多新政府對台灣的態度,驗證美國對我實質外交的影響力。即將上任的薩國正副總統布格磊和烏佑亞都表示過,在薩國發展的考量下,不排除與台灣復交的可能性,屆時就要看兩岸誰能提供薩國足夠的援助,所以只要美國願意,絕對有能力促使薩國外交再度轉向台灣。

遺憾的是,川普三月底因移民問題,提出終止對薩國在內的三國援助計畫,金額達七億美元,另外兩國是我邦交國宏都拉斯和瓜地馬拉。此外,仔細檢視美國對我邦交的協助,是以鞏固我目前的邦交國為前提,而不是幫助我與他國復交或建交,亦即是維持我現有邦交國為目標。

變與無常是外交的藝術及國際關係奧妙之處,中美貿易戰終究有結束之時,無論誰勝出,都不會是贏者全拿的局面,如果依目前小英總統的政策,屆時台灣恐需付出一定的代價。

   

川普新廣場協議的陽謀殺機
林建山∕環球經濟社社長(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352650_CENTER_0@–>

川普極限施壓華為公司並列為禁制進出口黑名單之後,在日前信心滿滿說,六月底東京G20高峰會的川習會中,一定可以很快搞定有利美國的《美中貿易協議》;不過,跨國經濟智庫專家則不看好此一協議能「很快完簽」,除非川普做出大讓步,否則習近平會「委屈求全」簽署的可能性極低。因為這項協議,根本就是當年雷根結合先進五強壓制日本《廣場協議》的更新翻版。

廿三日川普表示,華為「非常危險」,並表示或許可以把華為議題納入美中貿易協議中;不過川普堅持結果必須要對美國有利。

之前美中貿易戰是集中火力對付進口,現在開闢新戰線:把美國的出口化作武器。

過去幾十年,美國政府一直藉由出口管制,避免國防相關技術流向「流氓政權」或「戰略競爭對手」。從二○一八年開始,美國政府便與相關企業和產業團體閉門討論,如何更新及重新定義商務部出口管制清單上的產品;外界咸認這項更新清單作業,預期在六月底川習東京會之前可以完成。

川普政府鷹派人士推動的放寬出口管制清單定義作業,將限制人工智慧、機器人、3D列印等技術出口;鷹派認為這些是攸關國家競爭力的關鍵技術,甚至新定義的出口管制清單中,更限制外國工程師和科學家在相關領域工作。

已確定的是,首先把華為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單,嚴格限制把重要的美國零組件賣給華為,以有效防堵北京取得關鍵技術;目前正評估中的黑名單,至少另有五家生產監視系統的中國企業。

最近對華為等中國企業的動作,正是一九六○年代式保護主義手法的延伸。美國業界卻憂心,川普的貿易戰殺入更大範圍的科技衝突中,極可能引發回火效應,反而倍加損害美國經濟前景。

事實上,五月初美中第十一輪高階會談時,中國大陸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帶到華府的一百餘項修正文本意見,已經對川普高調喊價的美中貿易協議,明白表示難以「屈辱接受」,因為川普新開出的《十三條霸王條款》,遠溢出原本川習阿根廷峰會的協議內容。

中方認為整個協議與當年列強壓制清廷簽下不平等條約並無不同。依協議,中國必須停止《中國製造二○二五》計畫、中止一帶一路方案、停滯電子資通電信產業發展、開放以金融服務業為主的服務產業市場投資營運、放棄國家產業政策自主權,甚至要兩會通過立法改變中國國家政經體制、建立美國可以隨時單方介入的監督機制,似已完全納中國為美國之「經濟金融附庸國家」。而今又要加納「華為專款」,則除非習近平已完全喪失還手對抗之力,否則豈有含笑敬受簽字之理。

美中兩強爭霸之戰,無論是冷戰或熱戰,在二○三五年之前,絕無可能輕言歇止。

   

AI客服=零客訴!?
智能客服的出現可解決這些問題,例如:可以有效節省人事成本、幫助企業電話行銷轉型。但AI跟客服的結合是否有一天就能達到零客訴的理想境界?

嚐一口來自童話世界的黑森林蛋糕
黑森林蛋糕是甜點迷的夢幻逸品,這個來自德國的知名巧克力分層蛋糕,每層巧克力蛋糕都浸過這種酒以賦予它獨特的風味及使它香醇濃郁。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