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的人經常有一個溫暖的假外表,讓你難以自拔繼續被害

想知道國內外財經重要議題及影響力人物的經營思維?快跟著【遠見電子報】一起掌握知識與延伸全球視野! 【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並收錄最實用、最豐富內容,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9/01/14 第2345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Mr.6

冷血的人經常有一個溫暖的假外表,讓你難以自拔繼續被害
(本文為舊文分享)

每個人小時候都有一個鋼琴老師。

她也是。

只是她一直覺得很煩,因為她的老師總不斷的對她提醒,她的音樂,沒有「感情」。

「大家都是這樣彈,怎麼可能只有我沒感情?」她心裡嘀咕。

她自小展現了彈鋼琴的每一份天賦,音感奇佳,認譜神速,最重要的是,從小,老師就已經特別點出,她擁有一雙很有「力氣」的手。

小小的手,站在琴鍵上,竟然可以有足夠力氣,壓出有層次的聲音。

老師認為,那是真正的天賦。

很少有人有的。

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天賦,老師反而惋惜,她需要更把感情放下去,就會是很了不起的鋼琴家。或許只是小女孩人生歷練不夠,還不知道什麼叫愛情,還不知道生命的酸甜苦辣……。

等到年齡到了,可能就彈出感情了?

是嗎?

年齡很快的愈爬愈高了。

練了十幾年鋼琴,至少,她已經什麼歌曲都會了────她已經根本就是一台點歌機了。

同學都知道。

朋友都知道。

她是一個鋼琴小魔女。

就在一次的聚會,有人起鬨,要她當場彈一首歌來給大家聽聽吧!

「表演!表演!表演!」

「好想聽!好想聽!好想聽!」

沒想到,她的臉,整個「垮下」。

顯然那個起鬨的人,對她認識還不夠,竟然不知道這個年輕女孩有個怪癖──她就是不喜歡彈琴給別人聽!

奇怪了,從小彈鋼琴的人,不是常常在叔叔阿姨家彈給大家聽嗎?

經常參加鋼琴發表會?

奇怪,她就是不喜歡。

那並不是害羞。

也不是因為彈太好,怕功夫外露。

很奇怪,一坐上鋼琴,她的手準備好了,她的腦袋準備好了,但她的心情,卻會立刻進入某種奇怪的「緊繃感」──

那是一種,想要「贏」的緊繃。

那是一種「不想輸」的緊繃。

可是,現在不是在比賽,也不是正式的表演。況且鋼琴是一台感性的機器,就算人不感性,碰上它應該都感性起來了。

但,她和這台機器打交道十幾年,卻就是一直沒辦法在眾目睽睽下與它「共舞」。

唯獨今晚。

她顯然「躲不掉」了。

「彈!彈!彈!彈!彈!」

「我們想聽!我們都想聽!我們都想聽!」

這麼多人叫她彈,十幾雙耳朵期待的豎了起來,有些人還已經閉上了眼睛,等著她的琴聲。

沒辦法,她只好彈了。

她彈的音,確實也震撼了大家的耳膜。

那些音符被非常有力的敲擊出,連這鋼琴的主人,都不知道自己家的琴可以發出這麼大的聲音,霹霹啪啪的,一首歌,順暢完成!

彈完最後一個音,大家忍不住拍手叫好。

「安可!安可!」某個人叫道:「再來一首嘛!可不可以彈那個……法蘭克辛納屈的『My Way』?」

但剛剛彈完的她,卻面無表情。

那張嚴肅的臉,令人不寒而慄。

好像在警告所有人──

「誰敢再叫我彈?給我試試看!」

在場所有人再也不敢噤聲。

剛剛大叫「安可」的那個朋友,也滿臉尷尬的,走到其他地方去了。

~ ~ ~

學鋼琴的,往往容易走入家庭。

誰不想和一個氣質鋼琴老師約會?

誰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就是鋼琴老師?

如果家裡的媽媽就是鋼琴老師,就不必去外面找鋼琴老師了!

所以,在她的調教下,她的孩子小小年紀,就坐著墊高的椅子,坐到了鋼琴面前。

小小的手,站在琴鍵上。

開始彈奏他人生的第一個音符。

不過,孩子並不像她這麼有天份。

孩子的手,就像一般小朋友,軟趴趴的,沒有足夠力氣壓出任何有層次的聲音。

孩子好動,坐不住,而鋼琴這種技藝就是需要苦練,又需精準,因此古今中外的鋼琴老師大概都是一樣,非常的嚴厲的。

不過,她顯然比其他鋼琴老師,又更嚴厲。

性子一來,她比孩子吵得更狂暴──

「彈下去!」她吼道:「這個地方已經錯了幾次了,再錯一次,我就把你的手指剁掉!」

那種聲勢,看起來她不是亂說的。

孩子開始彈奏了。

相當優美的樂聲。

不過,又被她狠敲了一記頭殼。

「痛!」孩子慘叫。

你可以想像,老師都認證她雙手有力到充滿天賦,那,那雙手隨便「叩」了一下孩子的頭殼,那種痛感,可能已經穿澈孩子的神經了。

痛到孩子扶著他的頭殼,叫了好久。

「你再叫?我就叫你彈五十遍。」她說。

不過,再怎麼罵,再怎麼威脅,可能都不比她接下來這句話更有「殺傷力」──

「你彈得這麼爛,你是我教過最爛的學生……。」她對自己的孩子說:「沒天份,還不努力!」

孩子仍在摸摸自己剛剛被打的頭。

滿臉的沮喪。

拿起左邊的柳橙汁,喝了一口。

這一喝,竟又戳到了他媽的痛點──

突然,她整個人從鋼琴前面站了起來。

孩子大驚失色,連忙放下柳橙汁。

但已經來不及了。

「你為什麼,每次都這樣偷喝人家的?」她大罵。

顯然那柳橙汁並不是孩子的。

她揪起孩子,將孩子整個人拉了起來。

拉離了鋼琴。

拉到了可以「處理」孩子的空間。

孩子連一點點抵抗的機會都沒有,這個年紀,媽媽的力氣就是比孩子大上十倍以上,而且她不是一般的媽媽,因為她的手勁,可是「充滿天賦的」──

「為什麼,每次,『啪』!」她打出了第一下。

孩子的頭殼不是琴鍵,沒有「準不準」的問題,只要打到,都是打到。

只要打到,都是痛到。

痛到孩子嘴巴張開都叫不出聲來!

她的「鐵砂掌」整個落在孩子頭殼上。

「啪!」

「為什麼,每次,都,」她說:「這樣偷喝人!家!的!」

果然是受過訓練的鋼琴老師,她打孩子的每一下,都剛好符合「節拍」的,精準的落在她罵的每一個「字」上,一個毫拍都不差。

「砰!砰!砰!」

而那些符合節拍的怒擊,有效的施行在孩子的身上,就像彈出音符一樣,只不過發出的聲音並不是音樂,而是詭異的撞擊聲。

「為什麼?為什麼?」她繼續打孩子:「啪!啪!啪!」

照著節拍,一拍未漏。

一下右手,一下左手。

左手右手力道均勻,兩手都極有力─—很有天份,彈鋼琴的天份。

最後,她指著孩子的鼻子。

當然,這時候的孩子,已經恐懼到沒辦法雙眼直視他媽了。

可是,處罰還沒結束。

接下來,孩子一定得舉起那把調整椅。

一邊舉,一邊還繼續被罵。

「你兩隻手都這麼沒力氣嗎?」她吼罵道:「我一隻手就抬整個耶!」

孩子被罵到雙眼無神,已幾乎喪志。

不過,還好,對這個孩子來說,童年的這段痛苦日子,並不會太長。

孩子現在年紀小,很快就長大,很快就不必坐那把墊高了的椅子了。

但,孩子顯然連長大的那一天,都「不想等」了。

一個這麼小的孩子,竟對自己的生命做這樣的了結,可能是實在太痛苦了。

身體,心理,都痛苦。

於是,孩子走了。

她什麼都沒了。

朋友、家人,圍繞在她身邊,陪她度過難熬的日子。

她多年的老師,也給了她一個建議。

畢竟,她是一個已經練琴十幾年的老手,這個陪伴人類幾十世紀的樂器,肯定可以在這個時候,給她一些安慰的。

所以,老師幫她安排了一場「演奏會」。

老師當然知道,她不喜歡彈給別人聽。

但這一次不一樣,老師要她,一定得彈。

為了弭平傷口,老師安排了一些快節奏的歌,希望讓她彈著彈著,心情愈好。

老師也安排了一些西洋老歌,讓她好好的隨興發揮伴奏,把情緒發洩出來。

演奏會進行得很順利,終於,來到了曲目最後一首──

這首,是在場觀眾都聽過的通俗歌曲:蔡琴的老歌「恰似我的溫柔」。

她用鋼琴彈出,一段一段。

突然,台下有人竊竊私語。

坐在第一排的老師,也看到了。

因為她,一邊彈奏,一邊流下眼淚。

不只是老師第一次看到她彈鋼琴彈到感動流淚,根本也是老師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看到她掉眼淚!

因為正在彈奏中,所以工作人員也不方便遞衛生紙給她,只能讓她的淚水在臉上亂竄。

老師看了,倒是欣慰──

「她的心裡,終於有畫面了,是吧?」老師在心裡默默想。

一個樂手要發揮情感,人生得歷練到某個階段,一想到那畫面,感情會豐沛到如山中湧泉。

經歷孩子生死,她,終於走到這一天了。

「終於有感覺了嗎?終於有FU了嗎?」老師自由自語著。

是的。

進行到副歌,她愈彈愈大聲。

她非常的投入。

非常的投入。

老師知道她非常投入,因為到了這裡,歌曲早就要結束的,但她,又再重覆了一次副歌。

這次,還彈得更、用、力!

每個音,放慢了。

一拍一拍的,大聲的敲出。

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這時候,老師終於覺得有點奇怪了。

照理說,情感融入歌曲的樂手,應該會一邊搖頭,閉上雙眼,享受在自己感情的樂聲中,但,她,卻仍然一臉專注。

動也不動,眼神像利劍一樣,盯著她的手。

那雙眼好像快要盯「穿」了。

而那兩隻手,正非常用力的彈在琴鍵上面。

非常非常的用力。

已經到了最大音量。

透過喇叭聽到的聲音,更是每個音都到了「爆音」的程度。

這時候,坐在第一排的老師看到了她的臉部表情,她仍然流著淚,但那個淚……。

還有那個表情。

「天啊,那不是感動的淚。」老師喃喃自語:「那是『恨』。」

台上的她的表情,是猙獰的。

「原來,那是一種帶著『恨意』的淚水!」

彈到最後一個音,終於──

結束了。

但,她並沒有站起來。

她的手,也沒有舉起來。

最後一個音,都已經繚繞到消失在空氣中了,但她的手,還牢牢的「插」在琴鍵之間。

「她在幹嘛?」

老師已經覺得非常的奇怪了。

她的頭,原本看著她的手。

這時候,她的脖子,瞬間突然像失去了骨頭般的;她的頭,頹然垂下。

「她昏倒了!??」

她身體還沒傾跌下椅,已被緊急趕上台的工作人員即時扶住。

不過,送去醫院時,仍然已經回天乏術。

死因是心肌梗塞。

彈琴彈到心肌梗塞,也算是做著最快樂的事情而離世的了。

但,醫護人員從她全身X光片,發現一件更詭異的事──

她彈琴的十根手指的「骨頭」,早已碎裂。

不只手指,連帶著手腕骨,已經裂開。

醫師說,這是用力過猛所造成的。

一個人彈鋼琴,對琴鍵不要命的「往死裡彈」,將自己的手骨都敲震到碎了。

但真正恐怖的還在下面──

據醫師說,手指骨頭碎成這樣,他們都判斷,她不太可能彈到最後一個音。

醫師判斷,應該差不多到了歌曲中段,她根本已經沒有辦法再施力了。

她的老師回想,她彈的最後的那首歌。

那首蔡琴的老歌「恰似你的溫柔」。

老師知道,沒錯,到了最後一段,雖然仍是很用力──

但那種用力,並沒有這麼響亮。

畢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和她一樣這麼有天份。

最後的聲音,那個音色,其實是另一個比較沒天份的孩子,和她一起彈完的。

這篇驚悚的故事是在告訴我們,有人生氣的時候會「使性子」,頂多使個一天兩天,應該就會緩和。

但,如果你遇見一個人,永遠都是在「使性子」的狀態,你受得了嗎?

那是什麼感覺?

那是讓你,快要發瘋的感覺。

她永遠的「使性子」,都在跟你說,她現在已經放棄了,她沒辦法再管了,她自己要對自己好一點,她已經沒有力氣了……。

這種人,就算流淚,也不會是感動。

他們的眼淚,他們的傷心,是一種源自於「恨」的眼淚,絕對不是感動。

可憐了故事中的「她」,沒辦法產出感動的眼淚,因為她自始至終一直以為是別人欠她,她那股恨意,就算有出口,也永遠出不「完」。

我們要小心,最可怕的不是那些本來就冷酷的兇神惡煞。

最可怕的是那些溫暖、可愛的人,有些人,骨子裡是冷血的。

我們可以說,最冷血的人,經常有一個溫暖的假外表,這反而讓受害者更容易「愈陷愈深」,然後,繼續的「被害」。

當你不小心看到了一個人的冷血?

相信自己的判斷,別再給對方生還的機會,那,才是給了自己生還的機會。

 

「Mr.6」的本名為劉威麟,美國史丹佛電機、管理雙碩士,14歲移民加拿大,而後移居美國矽谷,互聯網經驗超過15年,出版12本書,返台後投入創業投資與網路產業,與在矽谷創業成功賣出公司的弟弟劉威廷共同經營「Mr.6行銷團隊」,繼續經營最愛的網路產業,助企業挑戰更高效益的網路解決方案,邀請Mr.6演講或授課請來信:help@mr6inc.com。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