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經濟與法律的綠色印象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每一波漲潮,《財訊月刊》的讀者都賺到了!!訂閱【財訊電子報】讓您邁向致富之路,從劣勢成為贏家!!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6/11/23 第317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能力雜誌網站

精選文章 循環經濟與法律的綠色印象
一掃倦怠 成為有競爭力的日用品
 

循環經濟與法律的綠色印象
文/陳佑寰
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是將資源循環利用的理念,透過減量、再使用、再生利用等方式,使資源充分利用,以平衡兼顧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經濟循環(Economic Cycle)呈現波浪式的發展,有高峰有低谷。當地球資源逐漸耗竭、生產與消費的競爭瀕臨紅海之際,循環經濟有助於帶領人類社會經濟從谷底反彈回升。

經濟及科學技術發展,應與環境及生態保護兼籌並顧,此為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所明定,可作為循環經濟的憲法基礎。蔡英文總統在今(2016)年520就職演說表示要讓台灣走向循環經濟的時代,把廢棄物轉換為再生資源。新政府推出的「5+2」創新產業政策就包括循環經濟,可見其重要性。

循環經濟的概念:從一棟老房子談起

位於台北市北門附近的撫台街洋樓,是一棟日治時期興建的石造建物,歷經營造業、報社、國防部等機構使用,也曾淪為廢墟。經過古蹟再利用後,撫台街洋樓現已成為文化展演的場所,與鄰近的北門及台北郵局等古蹟聚落,相映成趣。清朝時期的撫台街是現今的延平南路,日治時期叫大和町通,鄰近的博愛路則叫做京町通,位於兩條通之間有一排老房子,其中一間在今(2016)年開了一家咖啡館名叫:京町8號,面對撫台街洋樓,頗有往日情懷,讓遊客可以在此歇腳喝咖啡,撫今追昔。撫台街洋樓與京町8號咖啡館分別是政府機關與民間機構活化更生老式建物的範例。

建物是不動產,而日常交易的產品則大多是動產,均有朽壞不堪的一天。產品與人類一樣都有生老病死的週期,傳統的觀念認為產品的一生就像人類一樣從搖籃走向墳墓,是線性的發展,從製造、販賣、使用、折舊到丟棄,位在終點的墳墓不是垃圾掩埋場就是焚化爐。有別於線性經濟,循環經濟即如「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暢銷書所闡述的是從搖籃到搖籃,週而復始,產品如同嬰兒出生歷經成長衰老的週期後,經過循環利用又再度重生。山不轉,路轉。

以嬰兒產品為例,嬰兒衣服的週期很短,很快就穿不下了,而嬰兒對於玩具,大多會喜新厭舊,因此嬰兒用品容易流於浪費。如果能讓新手爸媽將用過不需要的嬰兒用品回收到特定處所,再經過適當的清潔及修繕,就可以讓其他有需要的家長登記取用,此舉可讓廢物利用,獲得重生的機會。這種模式可由政府或民間業者擔任中間平台,民間業者基於自利誘因將會善用技術工具(如APP及社群媒體)而發展獲利可行的商業模式。

安徒生童話的發源地丹麥,就有一家名叫Vigga的廠商推動「以租代買」的嬰兒衣服使用模式(多輪使用後的舊衣還可後送分解作為新衣的原料),即為循環經濟之適例。循環經濟的產品有如樂高積木,由許多模組拼湊組合而成各種產品,用久了,玩膩了,也可輕易地拆掉重組,變身成另一種玩具,具有活化再生的效益。面對未來地球資源的耗竭,寶寶心裡苦,爸媽要幫忙說!

循環經濟的綠色設計

循環經濟重視3個R,分別是Reduce(減量,即減少資源消耗及廢棄物的產生)、Reuse(再使用,即不變更資源原物質形態而重複使用)、Recycle(再生利用,即變更資源原物質形態或與其他物質結合而再生利用)。循環經濟類似的概念已喊了好幾10年了,具體成效尚屬有限。但面對地球資源與經濟局勢的持續惡化,我們應深刻反省與檢討過往以資本主義與消費主義掛帥而出現大量製造與大量消費的資源浪費惡果,循環經濟的理念與實踐正可促進資源循環利用與永續發展,特別是現今科學技術(如資源再生)與商業模式(如共享經濟)的進步與多元發展,更有助於資源的整合利用。因此循環經濟並非老調重彈,亦不應流於環保口號,或是成為瓜分經濟資源的政治行銷術,而應作為國家政策並具體落實。

新政府推出的「5+2」創新產業政策是指亞洲矽谷(以桃園為主)、智慧機械(以台中為主)、綠能科技(以台南為主)、生技醫療、國防航太等5大產業聚落,再加上新農業與循環經濟。新政府所謂循環經濟的重點何在?有官員說將以高雄為聚落,著重在石化與鋼鐵業,因為高雄長期以來蒙受產業發展帶來的污染傷害,卻又不能廢棄既有的產業基礎,創新的發展策略即為將石化與鋼鐵業轉變成循環經濟下的乾淨產業。但上開限制在特定地域與產業別的說法,似乎不當壓縮了循環經濟的範圍,可能遭質疑使國家產業政策與區域政治利益掛鉤,淪為以華麗詞藻之名行資源分配之實。我們寧願相信新政府是以解決問題的態度,來面對及處理台灣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衝突。循環經濟的理念是讓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由衝突相剋走向合作共生,資源循環再生利用的做法不僅可保護環境,亦可促進產業轉型創新與推動經濟發展,不宜侷限在特定區域與產業。

循環經濟除了前述3個R之外,更要注重第4個R(Redesign),讓商品在設計階段就能預先規劃使其具有減量、再使用、再生利用等循環效果。許多企業致力於永續發展,推廣綠色設計,例如:華碩啟動GreenASUS,推行「綠色設計、綠色採購、綠色製造、綠色行銷」4支安打,在產品設計的源頭就考量對環境的影響,進行節能及環保的設計,也與供應商合作建構綠色供應鏈,並安排產品回收機制。又如台積電推動We Green,持續建構綠色廠房與綠色採購、綠色設計、綠色製造及綠色產品的綠色價值鏈,追求能源與資源的最佳使用效率,其對於廢棄物管理的優先順序是:1.製程減廢;2.廠內再使用;3.廠外再利用,最後才是廢棄處理,台積電甚至將其綠色行動背後的力量Know-how公開,記錄在《台積電的綠色行動》與《台積電的綠色力量》2本書中。現在許多企業都積極綠化並當作品牌行銷的一環,例如標榜獲得綠建築認證、加入簽署CDP碳揭露專案組織、採用環境會計、發行綠色債券等。如果從產品設計的源頭至產品回收的終端,都能注重資源循環利用,將能開源節流,讓企業宛如新生(Rebirth)。政府政策也是一種設計,新政府要推動循環經濟其實可以謙卑地向已跑在前面的標竿企業學習,設計並落實合理可行的政策與法令,做個稱職的推手,把全國各企業與民眾帶起來一起跑。

循環經濟的綠色法律

企業重視循環經濟,除了企業社會責任(CSR)的自律驅動外,也來自下游品牌廠對綠色採購的堅持而共同建構綠色供應鏈,如果零組件不符合綠色標準,可能因此丟單而失去客戶。至於為何下游品牌廠會有如此堅持,此與消費者對綠色產品的期待以及政府法規的要求亦有關係,其共同目的皆在於有效利用資源,保護我們唯一的地球。例如:歐盟於2003年通過的廢電子電機設備指令(Waste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 Equipment Directive, WEEE)要求會員國應建制回收體系,讓電子電機產品得以再使用、再生利用及以環保方式處理廢棄物,因此手機電腦等業者為符合歐盟法令均會要求供應鏈廠商遵守相關規定。又如電子行業公民聯盟(Electronic Industry Citizenship Coalition, EICC)訂立之行為準則規範亦包括環境保護事項,國內電子業領導廠商如華碩與台積電等均已加入該組織並承諾將履行EICC行為準則,善盡企業社會責任。這裡說的綠色,不是政治黨派的顏色,而是企業對自然環境承諾的保護色。

我國目前關於廢棄物處理與再生利用的法律為:「廢棄物清理法」與「資源回收再利用法」,主要管制面相還是著重在於廢棄物處理,關於資源回收再使用與再生利用似未採取較為實質有效的管制與獎勵措施。行政院雖於2013年提出「資源循環利用法草案」送立法院審議,但遲遲未能立法通過,該草案也遭批評僅為既有2法的剪接拼湊,關於資源回收再使用與再生利用並未占主要篇幅與重要地位。至於民間團體提出的「廢棄物減量及循環利用法草案」,雖獲立法院排入委員會討論,亦有類似問題且生死未卜,仍有待新政府依其循環經濟之施政目標提出對應之法律草案版本。

反觀對岸中國於2008年制訂頒佈「循環經濟促進法」,嗣於2009年1月1日實施。本法以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亦即:Reduce, Reuse, Recycle)為主軸方式促進循環經濟發展,提高資源利用效率,保護和改善環境,實現可持續發展。本法所稱減量化,是指在生產、流通和消費等過程中減少資源消耗和廢物產生;所稱再利用,是指將廢物直接作為產品或者經修復、翻新、再製造後繼續作為產品使用,或者將廢物的全部或者部分作為其他產品的部件予以使用;所稱資源化,是指將廢物直接作為原料進行利用或者對廢物進行再生利用。本法共分7章58條文,分別為總則、基本管理制度、減量化、再利用和資源化、激勵措施、法律責任、附則等。本法是中國就循環經濟的基本母法,尚有相關子法、行政法規及地方規章,形成法制生態網。

如果環境污染嚴重的中國大陸都意識到永續發展的重要性而積極推動循環經濟,那麼只有一個綠色島嶼的台灣更應該珍惜我們共同的資源,不能偏重於特定的地域與產業,尤須制訂適合全國及各產業的綠色法律,以具體落實循環經濟的政策。誠如蔡總統在就職演說所言,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不要忘記對環境的責任。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只有一個台灣。

以綠色採購為例

政府是行政機關,也是擁有龐大預算出錢向民間業者購買產品的採購方。為鼓勵綠色產品的製造與銷售,如辦理政府採購時優先購買符合一定綠色標準的產品,將可帶動企業加入綠色行動的行列,落實循環經濟。政府採購法第96條就有關於綠色產品優先採購的規定,並得允許百分之10以下之價差,環保署另據此訂立機關優先採購環境保護產品辦法。綠色採購指定的項目可為3類:第1類是取得政府認可之環境保護標章使用許可,而其效能相同或相似之產品;第2類是產品或其原料之製造、使用過程及廢棄物處理,符合再生材質、可回收、低污染或省能源者;第3類是其他增加社會利益或減少社會成本,而效能相同或相似之產品。「資源循環利用法草案」第25條亦有政府部門優先採購綠色產品的規定。

除了政府作為買家推行綠色採購外,許多品牌業者為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及保護商譽也有採取綠色採購的政策,台灣電子業大廠為爭取客戶也會加入綠色供應鏈。如擬將綠色採購之政策推廣至各產業,則有賴政府部門的助推。「資源循環利用法草案」第72條乃有政府部門應鼓勵民間企業優先採購綠色產品的規定。相對於過往加諸勞工的責任制,由企業承諾負擔產品再生循環的責任制,將對人類社會更有正面助益。綠色採購在政府與民間的合力促進下成為主流,勢必帶動綠色設計、綠色製造、綠色供應、綠色行銷、綠色消費、綠色使用、綠色回收等欣欣向榮的循環經濟。但另一方面也應注意不肖廠商以混冒綠色標章或以綠色包裝黑心商品的技倆取巧獲利,此則有賴產品資訊正確提供的配套機制,以免發生劣幣逐良幣的副作用。

大家一起來

循環經濟有助於促進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兼籌並顧,可謂一舉數得。但循環經濟亦具有外部性的特色且須負擔相當成本,雖然每個人都希望擁有綠色環境資源,但可能只想搭便車,讓別人辛勞耕耘,自己卻坐享其成。如果多數人都這樣想,就難以匯集成足以改變經濟與環境運作模式的綠色行動。非洲大草原流傳一句俗話說:「如果你想跑得快,就一個人跑;如果你想跑得遠,那就大家作伙一起跑」。如果循環經濟是玩真的,我們也要共同回應蔡總統的呼籲:「國家不會因為領導人而偉大;全體國民的共同奮鬥,才讓這個國家偉大」。面對地球資源生老病死的救援行動,大家一起來!(本文作者為執業律師)

【本文出自《能力雜誌》2016年11月號;訂能力電子雜誌;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一掃倦怠 成為有競爭力的日用品
撰文/劉威麟

和幾個上班族朋友吃飯,大家對現在的工作,怨聲載道,怨言頗多。「現在的工作超辛苦,每天早上8點就打卡,6點半就要出門搭公車!」一位朋友說。大家驚訝,嘩,6點半啊,一般人都還在睡夢中咧,你就要出門搭公車啦。「唉,至少你還可以正常上下班!」另一位朋友也發難。「旺季期間,一整個月每天加班到半夜,回家只能洗個澡,就又要出門了!」大家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她。這時候又有一個朋友說話了。「早起、加班,算什麼?」這位朋友說:「你有聽說過我們公司必須隨Call隨到,只要老闆打來,一定要在5分鐘之內回到公司,週末也一樣!」朋友們聽了紛紛大喊,看來,台灣的職場真的不能待,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這時候,看得出來,只有一個人,沒有跟著我們七嘴八舌的批評。她,靜靜的坐在中間,眼神有點黯淡,聽了這麼多故事,她一句話也不吭。

最可怕是不忙的時候

我想起她是Mary,前年結婚,去年生孩子之後就辭掉工作了。我看Mary怪怪的,藉這個話題和她說話。「哎,Mary啊,」我說:「妳最棒了,不必受到職場欺負,真羨慕妳!」沒想到,Mary搖搖頭。「這個你們就都不知道了。」Mary說。「沒工作在家,那種壓力是最可怕的。」什麼?怎麼說呢?大家都羨慕她可以在家休息,還有保姆幫忙照顧孩子,不好嗎?「你們要知道,我現在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她說:「但我一起床,要煩惱的事情,變得好多好多。」包括孩子怎樣、老公怎樣、家人怎樣。「我早就開始懷念以前在公關公司的生活了。」她說:「但,回不去了。」各位知道,最怕的不是太忙,更可怕的是「不忙」。

不忙的時候,你每天看著天空,看著滿公園在玩的小孩,內心的空虛,大到沒有東西可以填補,還一直漏出去,那是最可怕的事。我們絕對不是住在一個「真空」的人生,閒下來的時候,太多的煩惱就會「趁虛而入」。而且,更可怕的,當你不忙以後,想要再忙起來,簡直比登天還困難。這時候,這群朋友的話題,轉向「明年年假要去哪裡玩」。那位6點半搭公車的朋友,打算去南法10日遊。「超期待的!」他高興的說。那位1整個月只能回家洗澡的朋友則打算到日本關西7日。「已經在規劃了。」連那位隨Call隨到的,也已經準備好代理人,打算搭飛機到歐洲去搭「遊輪」。只有Mary,仍然默然、不說話。大忙人偶爾肯定可以快樂一次,但大閒人永遠再也無法快樂。

當老闆不比上班族快樂

我有一個朋友,學歷很好,畢業後在電子廠工作,爆肝、超時,被主管逼得要死,然後,有一天,他存夠了一點點錢,終於「自由」了。他辭去工作,先從賣雞排開始,賣了一年,還不錯,當時看到飲料店開始熱門,他就頂掉他的生意,拿去裝潢了一間飲料店,憑著他靈活的頭腦,不到1年半就回本了,又開了另一間分店,每天兩頭跑。就在他還想繼續開第3間分店時,我們談了這一段話,很有感觸──我發現,他一坐下來聊天,就一直在講其他飲料店的競爭情形。譬如之前出現了某一家以檸檬茶著稱的新品牌,排隊排到爆,這位朋友「嘔」得要死,說那家店有什麼了不起,然後,市場出現另一家賣紅茶的,這位朋友說,他們只是會行銷而已。

不過,這位朋友雖然覺得其他家不怎樣,但,他其實非常非常的在意它們,從聊天內容可以感受出,在他所謂的「茶飲界」工作,每天都蹦出各種可能吃掉市場的新品牌,都讓他很生氣,很想競爭,整天都是愁眉苦臉的思考,怎麼打敗它們?怎麼變成茶飲界的「一哥」?再不想辦法,它們就要殺到門口來了!再不想辦法,自己的2家店就要泡沫化了!

我終於不解地問:「現在的你,好像沒有比上班的時候還快樂耶?」朋友竟然點點頭。其他同桌的友人很驚訝的看著他。「但,你的營收有因為這些競爭,而掉下來嗎?」我問。朋友搖搖頭,表示沒有影響。我心想,據他之前告訴我的資訊,他1個月靠他的2個門市可賺到荷包滿滿,那個收入,可是要讓我們同桌的所有上班族都羨慕得下巴掉下來呢。「所以,你為什麼這麼不快樂?」我問。「唔,」朋友想了一下,然後說出一個我印象深刻的答案。「好像越往上爬,就越會想和別人比較。」他說。收入越高,越想比較其他收入的人。創業越成功,越想比較其他同樣成功的人。店面開得再多,越想比較其他同樣開好幾間的店。這是上班的人,很難體會的。

更大更擠的籠子

真是弔詭的人性!上班族費盡千方百計、忍著千辛萬苦,就是要脫離辦公室這個高壓的環境,不要再和他人競爭,不要在一個小小的世界裡比來比去,希望像「鳥」一樣的飛出去。沒想到,這隻鳥,飛進了一個更大但是「更擠」的籠子!辭職創業去,原本就是要走自己的路,沒想到,一邊走反而一邊看別人。辭職創業去,原本是要自己定義自己的人生,不要讓老闆幫你決定一切,沒想到,反而在「大籠子」裡面卡得更死。創業,就是希望靠自己、公平競爭,別像公司一樣鬥來鬥去,沒想到,這個地方更像一個「江湖」,比公司裡面還要黑。

於是,這個創業者,從一間小小的奶茶店,或是一間小小的工廠,慢慢地變成更大的店或工廠,然後最後,公司股票上市,窮困的創業家成了大老闆,甚至變成了「首富」。什麼都可以買得起了,什麼生活都可以過了,什麼人生的目標都可以去完成了。但,你問一位「首富」,他坦白的話,或許會告訴你:「現在,好像沒有比上班的時候還快樂耶!」

人生只有一個,會變成首富者,看世界的方式必定是充滿著競爭力的。當他太擅於競爭,贏了,又提升了一階了,他永遠不會看到他「已得到」的,只會看到他「還沒得到」的,所以,大膽假設,首富並不快樂!而快樂的方式,首富不知道,也無法做,然而,任何一個上班族,馬上就可以做。有的時候,活在保護的「裡面」遠比「外面」好太多了。有的時候,還是在公司體制裡面的一個小世界,活得比較愉快些。

職人:企業日用品

離職未必讓人重拾快樂,因此事前須經過慎重的思考,第一件事是釐清「為什麼想離職?」根據Yes123求職網的調查,高達91.6%的上班族透露:「曾經有過工作倦怠感」。《Computer World》曾經出了一篇專欄文章,提出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作者很有創意地,以商學的角度來看職涯發展,他比喻,我們都知道,當一個新創商品很有獨特性,譬如Sony推出世上第一台150吋顯示器,那它的價錢就是很高,直逼「天價」。過了5年,大家都出150吋顯示器,於是顯示器就慢慢變成「日用品」(Commodity),變成就像衛生紙、牙膏、洗髮精⋯⋯不再獨特,價錢公定,消費者看到一種,一定要拿來好幾種其他的來比,比到最後「價錢」不免都是主要的因素之一。這,就是「日用品」的可憐宿命!然後這位作者提出一個看法:現代上班族,在企業主與社會的眼中,也正在慢慢的變成「日用品」。

這是在說,每一個人擁有的技能,都只是幾萬人之中的其中一個。你說,不對,你有一些別人沒有的東西,那你就這樣去催眠自己吧。在業主眼中,你之所以中選,只是因為他在現在他可以找人的「一個月之內」,你是來訪者中最好的;但他就算找你進來,他也知道,像你這種人,外面很多啦,只是他們還沒出來找工作。企業主永遠抱著「以後還有人會更好」四處看看。作者說,身為「日用品」的上班族們,這時候,只能就像其他的日用品一樣,用「物超所值」來維持自己的賣相。於是,上班族發現,大家必須開始通融於比父母時代還低的薪資水平,再降就付不起房租了,於是又只能以「更努力工作」來增加自己價值。爽的是老闆,他花了不多的錢,買到好多好多個小時的工作;老闆之所以可以這樣做,因為這些職人已經變成了「日用品」。

一掃倦怠 將工作與生活融合

難道上班族就應甘於作個「日用品」嗎?我想,關鍵是,身為企業日用品的上班族們,工作雖然已「融入」生活,但反之,生活也「融入」了工作,工作和生活變得密不可分,這點,或許是日用品翻身的機會。我認為,我們應該把生活更融入工作,工作更融入生活!

你說,這不就表示工作時數,又更長了?但我寧可這樣看:現代的企業實在太好了,老闆允許我們將「生活」移到「工作」裡。在別人都還是對這個觀念非常害怕的時候,我們已經先做好大融合。這樣一來,競爭優勢更強,也更快樂;我們不再因身為日用品而煩惱,反而快快樂樂的做個「有競爭力的日用品」!我自己將工作與生活「融合」的方法如下:

1. 時時刻刻帶著一張紙:

這張8開的紙,記下所有瞬間的點子,四處走路,一有什麼想法就記下,可帶到工作裡。你說,這表示我們得隨時隨地都在想著工作?不,我是這樣看的:當我想起「它」的時候,有些想法時,我不希望放棄任何提升它的機會,若沒有記下,想起也就忘記了,說不定我的腦袋經過早上充足睡眠,被外面捷運一刺激,可以產生很特別的想法。

2. 平常中午即安排與朋友聚餐:

有些人要等到周末才與朋友見面,我則相反,周末足不出戶,要見面都在平常。有的公司中午時間規定較嚴,但有些公司相當寬鬆,與朋友吃飯其實不必太久時間,1個小時差不多,約在彼此的中點,來回加上半小時,時間到了,只要一句「我1點半還要開會」便可脫身。久而未見的朋友,盡量約在平常的日子,敘敘舊,這樣可以更充分利用上班空檔來「生活」,增加工作樂趣。

3. 善用平日的早晨時間:

早晨時間是一天的精華,雖然很短,卻剛好位在「工作」與「生活」的交界,早晨一定是準備去上班,心情壓力沉重,但人卻還在舒服的家裡。這段時間我個人是用來看全球新聞、寫部落格,但早上的事不止這些,有時要洗澡、刷牙、換衣服⋯⋯這些可以通通穿插在寫部落格之間,一邊做事,一邊構思,我發現這是「融合」一天的最佳時光。

4. 在周末做整頓的工作:

周末就像一團香噴噴的棉被,出現在面前,就想整個人跳上去,一睡就是2天!就算不睡這麼久,周末整個腦袋至少都是完全空白的。周末可以幹嘛?總不能周末也在工作吧?就沒有周三和周末之分了啊。沒錯,但,我覺得「周末」是上班族天生的「休息站」,掌握著繼往開來的樞紐,可別讓「休息」變成你唯一做的事!因此我周末會安排一些「整頓」的工作,周六早上,我整理一整周的日記,回覆之前沒辦法回的e-mail,也在周日寄出一些周報給各界人士、寫專欄文章等,現在已成習慣。每個產業有不同的做法,或許周末的時間可以好好再讀一次這周以來的所有e-mail,再調一調Power Point?現在很少老闆不讓你將公司的檔案帶回家了,用一個抽取碟將檔案帶回家,周末可以輕鬆的Review一遍,展望下周。

工作和生活密不可分,就像肥皂變成日用品一樣,是無法跳脫的宿命,怎麼辦?再怎麼「特色化」,還是一樣,不如就順著日用品的模式。誰說日用品不好?現今最大的廠商都是日用品,搭著「日用品」的身份去打中成功,反而能夠打中更巨大的成功!

【本文出自《能力雜誌》2016年11月號;訂能力電子雜誌;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